工程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工程案例 >

中国企业国际化一定离不开媒体

时间:2018-09-18 15:47 作者:admin 点击:

    以《海贼王》而主题的中国巡回展览的发布会在北京如常举办了,值得注意的就是,这是有史以来第一的“正版授权”的巡展,也就是说,如果你们在过去数年间就曾见过的所谓“海贼王展览会”,那基本都是商家们冒着盗版侵权的风险去推行的事情,如此说来,这一次的巡回展览会也将会是数以千万的动漫迷们翘首以盼的事情呢。
    事发于外媒的一则报道。国外媒体The Inquirer报道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接受采访的文章,估计由于翻译和理解的不同,文章最有分量的一句话应该是以杨元庆口吻写的:联想是一家国际企业,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
  我猜,杨元庆一定不会说出联想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这样的话。无论杨元庆主政下的业绩多么糟糕,他都不会说出上述这句话。
  杨元庆应该知道,倘若这句话真的出自他之口,这句话的严重程度远不止联想业绩下滑这么简单。甚至可能会比业绩下滑要严重数倍。
  我们不在事发现场,无法还原真实的场景。但我们采访过很多知名企业,有很多高管表达过类似的观点:我们是全球化企业,而不仅仅是中国的。
  这句话的意思可解读为,联想是中国品牌,但他一定不局限于中国,而是着眼国际,是一家国际化企业,不能只把联想定义为是中国公司。
  但是,外媒很难理解中国文化。如果杨元庆在同样的语境下对中国媒体说,联想不是一家中国公司,中国的媒体一定不会渲染联想。因为中国媒体了解杨元庆想表达的本意。
  我们不知道杨元庆本人的英语如何,如果现场有翻译,那么这是翻译的失职,没有很好地理解杨这句话的意思;如果是杨本人直接和外媒体对话,说明杨对外媒的理解程度非常有限。
  外媒报道甫一刊登,联想紧辟谣,这是事件的大概经过。我们不去探讨这件事情的真相以及结局如何,而是通过这件事情可以看出国中国企业国际化的三个不足。
  这三个不足通常都体现在软实力方面,而不是产品等其他硬件。不要小看软实力上的不足,一旦功课做不好,那就成为很大的硬伤。甚至“里外”不讨好。
  一、不了解西方媒体
  中国企业国际化最担心的内容之一不是产品、渠道甚至不被消费者接受,而是最担心西方媒体。
  很多中国企业对西方媒体是爱恨交织。一方面,中国企业国际化一定离不开媒体,因为这是让媒体了解中国品牌和产品的重要渠道。
  和中国不同,欧美国家仍然是传统媒体占据主流,尽管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也很发达,但多年形成的阅读习惯和文化,使得西方人更愿意看传统媒体。
  我们经常能在欧洲的火车上、地铁里、公交车上看很多人拿一份报纸或杂志,在静静地阅读。所以,中国企业国际化与西方媒体打交道是一项必须课,也是无法绕过的门槛。
  但另一方面,西方媒体有相对的公正和独立性。他们思考方式的问题和中国完全不同。不会因为跟某企业相熟,而完全站在企业的立场报道,这种情况几乎不存在。惧怕西方媒体、无法掌控西方媒体,这是中国企业国际化时普遍存在的现象。
  杨元庆所出现的问题就在于没有读懂西方媒体,而又急于向西方媒体表达联想,结果适得其反。另外,在这一趟的展览发布会的采访过程中,作为集英社常务董事的“广野真一”和《少年JUMP》的主编“中野博之”也向媒体人道出了他们对“中国动漫”发展的一些期盼---
  拾部君在这里就窝腋了,直白的将这两位集英社的高层的意思给你们坦诚出来吧
  其一为中国动漫市场已经在2017年达到了1700亿的体量,而且发展速度迅猛,单单就拿北京这一地域来说,去年一年时间就达到了20%的增速,达到了630亿元之多,也就是占据了超过1/3的整体市场份额,头部效应是相当显著的。
  当然是,此等市值较比起能够称得上是第二大经济支柱的日漫来说,仍还有着相当长的一个距离。
  其二则为对中国动漫行业对于“版权意识”日益强化的赞许,相比起十多年前盗版刊物肆虐满大街的境况,在如今这一复制成品基本为零的互联网时代,依旧能够取得如此卓越的成效,无疑给了他们充沛的安全感,往后的合作可能性势必会是前所未有的深入的。
  其三则是这两位集英社高管对于中国动漫创作和人才的赞扬,言说到这几年来的国漫创作都相当精彩,与其说要让日本漫画家给点建议,还不如说,日本同行早已开始将国漫当作为能够与之抗衡的一股新力量了。
  在拾部君看来,这句话一点儿都未有言过其实,毕竟在过去这几年时间里,确实涌现出了一大批的优质国漫创作了,比如《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大圣归来》《大护法》《大鱼海棠》等等。
  而且小说漫改创作的产出模式也被逐步的踩通,一部又一部的人气网文被漫改成了同样精彩的动漫创作,《斗破苍穹》《魔道祖师》《全职高手》等等等等,可都是全国播放量超过10+亿的现象级创作呢,国漫井喷的时代已经到来。
  好了,上述便是集英社高管于最近的访谈会上对于国漫市场和国漫发展的一些观点,纵然有部分的恭维话术,但大抵来说,趋势方向是没有过错的,所以,国漫崛起也值得我们期待。“踢球让我认识更多的朋友。”来自非洲塞内加尔的巴凯,接受记者采访时讲述了在中国求学的感受。
  三个月前,巴凯来到中国,这是他第一次到中国。入读位于福建省漳州市的闽南师范大学海外学院,他开始了在中国的留学生活。
 对他而言,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这些新的事物需要适应。”巴凯说,到现在他依旧在尽力适应,比如离不开的一日三餐,“印象比较深的比如炒饭、饺子和面条,现在这些我都喜欢。”
  “其实,我对中国的了解还不是很多,但是我很想了解中国。”因为感兴趣,巴凯曾到闽南师范大学的文学院去体验古琴,让他觉得很奇妙。
  他有一些朋友去英国等欧洲国家留学,但他想要一些不一样的,就来到中国,“我想学习中文,我喜欢中文。”他信心满满,“老师对我很友好,在很多方面帮助我,所以很有信心把中文学好。”
  巴凯很喜欢足球,从小就踢足球,“在我的家乡踢足球的氛围很浓厚。”也因为足球,身在异国他乡的巴凯结识了新朋友。
  在采访巴凯时,记者就见到了他的两位朋友——同样来自非洲、热爱足球的塞古与Oscar。
  “你看我跟他的衣服,就不是一个队伍的。”身着红色球衣的塞古,指着巴凯身上的橙色球衣说道。塞古的球衣上还别着“龙之队”字样的队徽。
  塞古来自冈比亚,到中国两年了。从小踢球的他提到足球,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这两年来,塞古去过广东的深圳和福建的晋江、泉州,和三支球队踢过比赛,也结交了很多朋友。他说,足球就是他的“病”,“如果我离开足球,我就会头疼。”
  已经学了两年中文的塞古,还是缺乏信心,害怕发音不正确,有时不敢开口讲中文。“跟中国朋友在一起时,还是会用中文交流的;不过,他们也常常要我讲英文,方便‘练口语’。”对此,塞古觉得也是一种互相帮助。
  之所以会来到中国,塞古坦言,是他父亲的一位中国朋友介绍的。“他与我父亲是生意伙伴,他在经商前曾在闽南师范大学任教,所以推荐我到这边学习中文。”
  聊到这两年的学习生活,塞古称,微信是他的一切,“我用它跟朋友联系、聊天、看朋友圈、获取信息。”
  塞古也会想家,但他更想留在中国,“中国的一切我都很喜欢。”谈及未来,他表示,完成学业后,如果回国帮助家里经商,很愿意跟中国人做生意,“不过最好还是能一直留在中国。”
  Oscar则来自加纳,6岁起便开始踢球。如今,球技出众的他,经常带着爱好足球的中国同学一起踢球。
  “因为踢球,慢慢的有了很多朋友,他们会跟我聊天、交流,帮助我学习。”Oscar来到中国已有四个月。刚到中国时,Oscar觉得一切都不习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国家,要适应并不容易。”
  “对你们来说,也许中文是简单的语言,但在我看来,中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尽管说“最难学”,Oscar还是努力学中文,开口说中文。
  与塞古不一样的是,Oscar打算毕业后回到加纳。在Oscar看来,现在非中合作越来越紧密,他在这边学中文,相信回国后会有更多的工作机会。